欢迎您光临周口市博物馆!Zksbwg.com
您当前位置:周口市博物馆 >> 陈风楚韵 >> 浏览文章

盛世出“文昌”

2017-5-26 10:57:04 周口市博物馆 周建山 【字体:
盛世出“文昌”
——清代周口文昌会敬惜字纸序碑发现记
 
公元二0一七年,丁酉大吉,五月十九日,周五,晴。川汇区韩营办事处市民韩保山先生的老宅。单位同事梁军阳、杨龙、齐中华、王闯南正在一个12平方米见方的过道内奋力挖掘着什么,是碑刻,清代的,莫非文昌宫碑刻?只有挖出来才能揭晓答案。下午四时一刻许,我和陈学清赶赴挖掘现场。
说起来还是去年的事,梁军阳去舅父家为舅父祝贺生日,兴许是因为军阳是在博物馆工作的缘故,其舅父不经意间说起,你姨夫(韩保山)家的老宅院里还埋着一通石碑哩。当时,是在翻新房屋发现的,看了碑刻上的内容,大概说的是文昌会,具体内容,因时间太久记不清了,看你们要不要?军阳说,值多钱哩?!姨父说,说啥钱哩,捐啦。军阳上班告诉我此事,我说捐文物是好事啊,请你问一下这通碑刻的来历,了解一下它的出处,早点把它挖出来。军阳说,碑刻在院子,埋藏在门前水泥地坪下,恐怕不好挖,况且姨父也时常不在家,于是挖掘的事也就拖了下来。不知不觉,转眼过了半年。前两天,军阳又说起姨父家老宅碑刻的事,我说给你姨父说说,尽早挖了。军阳的姨母督促姨父说,你咋还不让他们挖哩,都说好要捐了?姨父于是把老宅的钥匙交给了军阳。军阳说,馆长,你看咱啥时候挖?我说,越快越好。天气一天天热起来,我的心情也越发急切。我从事文物工作近三十年,文物保护的意识早已融入血脉,一听说有市民捐文物,就抑制不住兴奋,总盼望着老天爷给个阴凉天,好让我们及早动手挖出那通碑刻。
上午,天并没有凉快起来,挖文物的心思一直悬在心上。昨天军阳拉上中华先去看了场地,不看不知道,一看让他们多少有些灰心。狭小的空间里铺着水泥地坪,挖着恐怕有些困难。他们二人回馆后,思想上就有了顾虑,一是工程量太大,二是不清楚埋藏物价值如何,万一是没有价值的物品该如何交差。他们的顾虑是多余的,我说不要考虑其他因素,一定得挖。近中午的时候,天气有些半阴半阳,让人感觉有些闷。我说,军阳,你们看啥时候把您姨夫家院里的碑刻挖出来?军阳说,那下午就去!馆长您的一句话,给我们吃了定心丸。我说,好。中午稍作休息,我电联军阳,电话没有接通,兴许是在挖掘现场忙着哩。接着打中华的电话,问你们在现场挖着没?中华说的很兴奋,说馆长碑刻已经漏出来了,听罢我也兴奋不已。带上水,我与学清匆匆赶往现场。到达邦杰公司对面附近的时候,中华正站立路旁迎候我们。碑刻埋藏地点在窄狭的胡同里,不然还真找不到地方哩。曲里拐弯,来到挖掘地点,那环境还真的出乎我的意料,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宽敞。窄狭的12平米的空间里,杨龙正拿着电钻作业,军阳、闯南正轮流清土,挖个不停。碑刻已漏出大半,他们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,只是碑刻漏出的是碑阴,光素无文,这吊足了我们的胃口,想破解谜底的愿望更加迫切。挖掘的进度越来越快,碑刻漏出的面积越来越大,想看究竟的心情越来越急迫。闯南因晚上值夜班临时走了,学清加入进来。
 约莫半小时的光景,碑身几乎行将全部漏出的时候,不觉门外已是狂风大作,大雨骤降。我说刚才还是晴天,碑刻将出,居然下起雨来,莫非感动了苍天?大家齐声称是。军阳接着说,现在回头一想还真有点奇怪,来时阳光甚好,气温很高。杨龙用电钻开始打的时候,总是不顺畅,有种接触不良的感觉,我们都没在意,还开玩笑说,平时电钻用着好好的,怎么今天关键时刻掉链子。又是修开关,又是剥线头,就是找不到原因。就这样凑合着打开一小洞,在笑声中继续工作。天闷热,杨龙还是甩开膀子干了起来。打开一方圆30厘米的小洞时,军阳用撬杠向下插入试探,铿锵一声,说找到了,触手的感觉是一大块板状硬物,应该就是碑刻了。军阳他们带着发现宝物的激动和兴奋,干劲更足了。让人失望的是,大面积打开一看,又是一层水泥地坪。他们再次研究一番,根据实际情况确定挖掘方案,之后继续进行挖掘。大概又下挖20厘米后,再次出现板状硬物,不过有了上次的经历,大家判断都悠着点,不敢确定是不是碑身了。当军阳拿着撬杠再次碰触,多次找点确定,在硬物一侧顺利地把撬杠插下去的时候,他惊喜万分,说找到了,这次可以确定是碑身了。中华说,怎么说碑身呢?军阳说,你看,南边都是硬物,这边一下能插下去,是软土的。顺着这个点向东延伸皆可插入,说明这是碑身的一个边。杨龙说军阳分析的对。奇怪的是当发现碑身的同时,忽然狂风大作,天气转阴似要下雨,闯南在门口说,中华你看,那块砖头就是从楼顶刮下来的。馆长你这一说还真是啊!文昌碑出,对周口市区历史来说是一件大事啊。
碑阴通体显现出来,碑阳还在下面,碑文反映的是什么内容,需要给碑侧身才能一看究竟。碑体不小,碑身通高2.18米,厚0.18米,在一个窄狭的空间里,有没有得力的工具,要让碑侧立起来断无可能。军阳、杨龙继续清理坑穴边界,学清、中华出去找专业工具或雇佣人员寻求起吊碑刻的办法。现有的工具没办法将其翻转,更不用说将碑身吊起了。军阳、杨龙继续不停地清理着。杨龙、军阳用撬杠奋力撬动碑身,碑身居然可以撬动。这时军阳的手机响了,孩子不舒服,做完治疗,军阳的妈妈和媳妇带着孩在医院门口等一个多小时了。此事要紧,军阳有事也要走了。我说你走了,我们要是发现了金银窖藏,可没你的份啊!大家都笑了。
足足半小时过去,学清、中华带着钢丝绳和撬筒回来了。据二人讲,老板听说撬筒是用来撬碑的,忌讳,你们别借了,干脆卖给你们算啦。钢丝绳和撬筒派上了用场,学清、杨龙、中华将碑首、碑身穿束起来,其中两人一边用撬杠摽住撬筒,另一人用撬杠,插入碑身之下,合力撬动碑身。如此反复再三,他们个个挥汗如雨,边撬边在碑身下填充砖块,或者找来木棒支撑,碑身侧立度一点一点地升高。他们三人用了九牛二虎之力,碑身达到35°左右。天很暗,碑正面什么也看不见。杨龙打着手机灯光,看碑文,说有个 “光”字,难道是光绪年间的碑刻?中华打着手机灯光,发现了碑刻纹饰。中华又用手机给碑文录像,说有个“道”字。哦,没错,清道光时期的。到底是什么碑刻呐,仍然是一头雾水。虽然心里不甘,看到他们付出的艰辛努力,仍然不能弄清碑刻名称,尽管一睹为快的心情十分迫切,但我看到大家已尽了全力,思想上不免有些动摇,今天怕是弄不出个所以然了,干脆收工吧。杨龙看出我的心思说,今天弄不明白碑文是啥内容,馆长回去睡不着觉。我笑了,大家也都笑了。我说你们回去也睡不着觉吧。大家又是笑声一片。这时,杨龙战友打来电话,说是让杨龙请客,杨龙因公务在身,说改日一定请。一会儿,杨龙的电话又响了,家里来客了需要杨龙买些菜,杨龙拜托贤妻张罗了。对于挖掘文物,我们的同志蛮拼的!经过反复撬动、垫砖、清理碑身周边障碍,铆足劲头,终于将碑身侧立起来。大家都激动得打着灯光看碑文,看首行,确定一下碑文名称,文昌会敬惜字纸序碑;看落款,有“大清道光六年岁次丙戌季冬月”字样。
果然是文昌碑!盛世出“文昌”啊,吉兆!感谢军阳的舅父,是他提供了“文昌”碑刻的信息!感谢军阳的姨父,是他保管了这通有文物价值的碑刻,然后又捐出来,让这通文昌碑在这个伟大的时代重现天日。今年十九大即将召开,这是周口人民向十九大献上的一份礼物。我深信!(周建山)
 
公元二0一七年,丁酉大吉,五月十九日,周五,晴。川汇区韩营办事处市民韩保山先生的老宅。单位同事梁军阳、杨龙、齐中华、王闯南正在一个12平方米见方的过道内奋力挖掘着什么,是碑刻,清代的,莫非文昌宫碑刻?只有挖出来才能揭晓答案。下午四时一刻许,我和陈学清赶赴挖掘现场。
    说起来还是去年的事,梁军阳去舅父家为舅父祝贺生日,兴许是因为军阳是在博物馆工作的缘故,其舅父不经意间说起,你姨夫(韩保山)家的老宅院里还埋着一通石碑哩。当时,是在翻新房屋发现的,看了碑刻上的内容,大概说的是文昌会,具体内容,因时间太久记不清了,看你们要不要?军阳说,值多钱哩?!姨父说,说啥钱哩,捐啦。军阳上班告诉我此事,我说捐文物是好事啊,请你问一下这通碑刻的来历,了解一下它的出处,早点把它挖出来。军阳说,碑刻在院子,埋藏在门前水泥地坪下,恐怕不好挖,况且姨父也时常不在家,于是挖掘的事也就拖了下来。不知不觉,转眼过了半年。前两天,军阳又说起姨父家老宅碑刻的事,我说给你姨父说说,尽早挖了。军阳的姨母督促姨父说,你咋还不让他们挖哩,都说好要捐了?姨父于是把老宅的钥匙交给了军阳。军阳说,馆长,你看咱啥时候挖?我说,越快越好。天气一天天热起来,我的心情也越发急切。我从事文物工作近三十年,文物保护的意识早已融入血脉,一听说有市民捐文物,就抑制不住兴奋,总盼望着老天爷给个阴凉天,好让我们及早动手挖出那通碑刻。
    上午,天并没有凉快起来,挖文物的心思一直悬在心上。昨天军阳拉上中华先去看了场地,不看不知道,一看让他们多少有些灰心。狭小的空间里铺着水泥地坪,挖着恐怕有些困难。他们二人回馆后,思想上就有了顾虑,一是工程量太大,二是不清楚埋藏物价值如何,万一是没有价值的物品该如何交差。他们的顾虑是多余的,我说不要考虑其他因素,一定得挖。近中午的时候,天气有些半阴半阳,让人感觉有些闷。我说,军阳,你们看啥时候把您姨夫家院里的碑刻挖出来?军阳说,那下午就去!馆长您的一句话,给我们吃了定心丸。我说,好。中午稍作休息,我电联军阳,电话没有接通,兴许是在挖掘现场忙着哩。接着打中华的电话,问你们在现场挖着没?中华说的很兴奋,说馆长碑刻已经漏出来了,听罢我也兴奋不已。带上水,我与学清匆匆赶往现场。到达邦杰公司对面附近的时候,中华正站立路旁迎候我们。碑刻埋藏地点在窄狭的胡同里,不然还真找不到地方哩。曲里拐弯,来到挖掘地点,那环境还真的出乎我的意料,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宽敞。窄狭的12平米的空间里,杨龙正拿着电钻作业,军阳、闯南正轮流清土,挖个不停。碑刻已漏出大半,他们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,只是碑刻漏出的是碑阴,光素无文,这吊足了我们的胃口,想破解谜底的愿望更加迫切。挖掘的进度越来越快,碑刻漏出的面积越来越大,想看究竟的心情越来越急迫。闯南因晚上值夜班临时走了,学清加入进来。
    约莫半小时的光景,碑身几乎行将全部漏出的时候,不觉门外已是狂风大作,大雨骤降。我说刚才还是晴天,碑刻将出,居然下起雨来,莫非感动了苍天?大家齐声称是。军阳接着说,现在回头一想还真有点奇怪,来时阳光甚好,气温很高。杨龙用电钻开始打的时候,总是不顺畅,有种接触不良的感觉,我们都没在意,还开玩笑说,平时电钻用着好好的,怎么今天关键时刻掉链子。又是修开关,又是剥线头,就是找不到原因。就这样凑合着打开一小洞,在笑声中继续工作。天闷热,杨龙还是甩开膀子干了起来。打开一方圆30厘米的小洞时,军阳用撬杠向下插入试探,铿锵一声,说找到了,触手的感觉是一大块板状硬物,应该就是碑刻了。军阳他们带着发现宝物的激动和兴奋,干劲更足了。让人失望的是,大面积打开一看,又是一层水泥地坪。他们再次研究一番,根据实际情况确定挖掘方案,之后继续进行挖掘。大概又下挖20厘米后,再次出现板状硬物,不过有了上次的经历,大家判断都悠着点,不敢确定是不是碑身了。当军阳拿着撬杠再次碰触,多次找点确定,在硬物一侧顺利地把撬杠插下去的时候,他惊喜万分,说找到了,这次可以确定是碑身了。中华说,怎么说碑身呢?军阳说,你看,南边都是硬物,这边一下能插下去,是软土的。顺着这个点向东延伸皆可插入,说明这是碑身的一个边。杨龙说军阳分析的对。奇怪的是当发现碑身的同时,忽然狂风大作,天气转阴似要下雨,闯南在门口说,中华你看,那块砖头就是从楼顶刮下来的。馆长你这一说还真是啊!文昌碑出,对周口市区历史来说是一件大事啊。
    碑阴通体显现出来,碑阳还在下面,碑文反映的是什么内容,需要给碑侧身才能一看究竟。碑体不小,碑身通高2.18米,厚0.18米,在一个窄狭的空间里,有没有得力的工具,要让碑侧立起来断无可能。军阳、杨龙继续清理坑穴边界,学清、中华出去找专业工具或雇佣人员寻求起吊碑刻的办法。现有的工具没办法将其翻转,更不用说将碑身吊起了。军阳、杨龙继续不停地清理着。杨龙、军阳用撬杠奋力撬动碑身,碑身居然可以撬动。这时军阳的手机响了,孩子不舒服,做完治疗,军阳的妈妈和媳妇带着孩在医院门口等一个多小时了。此事要紧,军阳有事也要走了。我说你走了,我们要是发现了金银窖藏,可没你的份啊!大家都笑了。
    足足半小时过去,学清、中华带着钢丝绳和撬筒回来了。据二人讲,老板听说撬筒是用来撬碑的,忌讳,你们别借了,干脆卖给你们算啦。钢丝绳和撬筒派上了用场,学清、杨龙、中华将碑首、碑身穿束起来,其中两人一边用撬杠摽住撬筒,另一人用撬杠,插入碑身之下,合力撬动碑身。如此反复再三,他们个个挥汗如雨,边撬边在碑身下填充砖块,或者找来木棒支撑,碑身侧立度一点一点地升高。他们三人用了九牛二虎之力,碑身达到35°左右。天很暗,碑正面什么也看不见。杨龙打着手机灯光,看碑文,说有个 “光”字,难道是光绪年间的碑刻?中华打着手机灯光,发现了碑刻纹饰。中华又用手机给碑文录像,说有个“道”字。哦,没错,清道光时期的。到底是什么碑刻呐,仍然是一头雾水。虽然心里不甘,看到他们付出的艰辛努力,仍然不能弄清碑刻名称,尽管一睹为快的心情十分迫切,但我看到大家已尽了全力,思想上不免有些动摇,今天怕是弄不出个所以然了,干脆收工吧。杨龙看出我的心思说,今天弄不明白碑文是啥内容,馆长回去睡不着觉。我笑了,大家也都笑了。我说你们回去也睡不着觉吧。大家又是笑声一片。这时,杨龙战友打来电话,说是让杨龙请客,杨龙因公务在身,说改日一定请。一会儿,杨龙的电话又响了,家里来客了需要杨龙买些菜,杨龙拜托贤妻张罗了。对于挖掘文物,我们的同志蛮拼的!经过反复撬动、垫砖、清理碑身周边障碍,铆足劲头,终于将碑身侧立起来。大家都激动得打着灯光看碑文,看首行,确定一下碑文名称,文昌会敬惜字纸序碑;看落款,有“大清道光六年岁次丙戌季冬月”字样。
公元二0一七年,丁酉大吉,五月十九日,周五,晴。川汇区韩营办事处市民韩保山先生的老宅。单位同事梁军阳、杨龙、齐中华、王闯南正在一个12平方米见方的过道内奋力挖掘着什么,是碑刻,清代的,莫非文昌宫碑刻?只有挖出来才能揭晓答案。下午四时一刻许,我和陈学清赶赴挖掘现场。
  说起来还是去年的事,梁军阳去舅父家为舅父祝贺生日,兴许是因为军阳是在博物馆工作的缘故,其舅父不经意间说起,你姨夫(韩保山)家的老宅院里还埋着一通石碑哩。当时,是在翻新房屋发现的,看了碑刻上的内容,大概说的是文昌会,具体内容,因时间太久记不清了,看你们要不要?军阳说,值多钱哩?!姨父说,说啥钱哩,捐啦。军阳上班告诉我此事,我说捐文物是好事啊,请你问一下这通碑刻的来历,了解一下它的出处,早点把它挖出来。军阳说,碑刻在院子,埋藏在门前水泥地坪下,恐怕不好挖,况且姨父也时常不在家,于是挖掘的事也就拖了下来。不知不觉,转眼过了半年。前两天,军阳又说起姨父家老宅碑刻的事,我说给你姨父说说,尽早挖了。军阳的姨母督促姨父说,你咋还不让他们挖哩,都说好要捐了?姨父于是把老宅的钥匙交给了军阳。军阳说,馆长,你看咱啥时候挖?我说,越快越好。天气一天天热起来,我的心情也越发急切。我从事文物工作近三十年,文物保护的意识早已融入血脉,一听说有市民捐文物,就抑制不住兴奋,总盼望着老天爷给个阴凉天,好让我们及早动手挖出那通碑刻。
  上午,天并没有凉快起来,挖文物的心思一直悬在心上。昨天军阳拉上中华先去看了场地,不看不知道,一看让他们多少有些灰心。狭小的空间里铺着水泥地坪,挖着恐怕有些困难。他们二人回馆后,思想上就有了顾虑,一是工程量太大,二是不清楚埋藏物价值如何,万一是没有价值的物品该如何交差。他们的顾虑是多余的,我说不要考虑其他因素,一定得挖。近中午的时候,天气有些半阴半阳,让人感觉有些闷。我说,军阳,你们看啥时候把您姨夫家院里的碑刻挖出来?军阳说,那下午就去!馆长您的一句话,给我们吃了定心丸。我说,好。中午稍作休息,我电联军阳,电话没有接通,兴许是在挖掘现场忙着哩。接着打中华的电话,问你们在现场挖着没?中华说的很兴奋,说馆长碑刻已经漏出来了,听罢我也兴奋不已。带上水,我与学清匆匆赶往现场。到达邦杰公司对面附近的时候,中华正站立路旁迎候我们。碑刻埋藏地点在窄狭的胡同里,不然还真找不到地方哩。曲里拐弯,来到挖掘地点,那环境还真的出乎我的意料,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宽敞。窄狭的12平米的空间里,杨龙正拿着电钻作业,军阳、闯南正轮流清土,挖个不停。碑刻已漏出大半,他们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,只是碑刻漏出的是碑阴,光素无文,这吊足了我们的胃口,想破解谜底的愿望更加迫切。挖掘的进度越来越快,碑刻漏出的面积越来越大,想看究竟的心情越来越急迫。闯南因晚上值夜班临时走了,学清加入进来。
  约莫半小时的光景,碑身几乎行将全部漏出的时候,不觉门外已是狂风大作,大雨骤降。我说刚才还是晴天,碑刻将出,居然下起雨来,莫非感动了苍天?大家齐声称是。军阳接着说,现在回头一想还真有点奇怪,来时阳光甚好,气温很高。杨龙用电钻开始打的时候,总是不顺畅,有种接触不良的感觉,我们都没在意,还开玩笑说,平时电钻用着好好的,怎么今天关键时刻掉链子。又是修开关,又是剥线头,就是找不到原因。就这样凑合着打开一小洞,在笑声中继续工作。天闷热,杨龙还是甩开膀子干了起来。打开一方圆30厘米的小洞时,军阳用撬杠向下插入试探,铿锵一声,说找到了,触手的感觉是一大块板状硬物,应该就是碑刻了。军阳他们带着发现宝物的激动和兴奋,干劲更足了。让人失望的是,大面积打开一看,又是一层水泥地坪。他们再次研究一番,根据实际情况确定挖掘方案,之后继续进行挖掘。大概又下挖20厘米后,再次出现板状硬物,不过有了上次的经历,大家判断都悠着点,不敢确定是不是碑身了。当军阳拿着撬杠再次碰触,多次找点确定,在硬物一侧顺利地把撬杠插下去的时候,他惊喜万分,说找到了,这次可以确定是碑身了。中华说,怎么说碑身呢?军阳说,你看,南边都是硬物,这边一下能插下去,是软土的。顺着这个点向东延伸皆可插入,说明这是碑身的一个边。杨龙说军阳分析的对。奇怪的是当发现碑身的同时,忽然狂风大作,天气转阴似要下雨,闯南在门口说,中华你看,那块砖头就是从楼顶刮下来的。馆长你这一说还真是啊!文昌碑出,对周口市区历史来说是一件大事啊。
  碑阴通体显现出来,碑阳还在下面,碑文反映的是什么内容,需要给碑侧身才能一看究竟。碑体不小,碑身通高2.18米,厚0.18米,在一个窄狭的空间里,有没有得力的工具,要让碑侧立起来断无可能。军阳、杨龙继续清理坑穴边界,学清、中华出去找专业工具或雇佣人员寻求起吊碑刻的办法。现有的工具没办法将其翻转,更不用说将碑身吊起了。军阳、杨龙继续不停地清理着。杨龙、军阳用撬杠奋力撬动碑身,碑身居然可以撬动。这时军阳的手机响了,孩子不舒服,做完治疗,军阳的妈妈和媳妇带着孩在医院门口等一个多小时了。此事要紧,军阳有事也要走了。我说你走了,我们要是发现了金银窖藏,可没你的份啊!大家都笑了。
  足足半小时过去,学清、中华带着钢丝绳和撬筒回来了。据二人讲,老板听说撬筒是用来撬碑的,忌讳,你们别借了,干脆卖给你们算啦。钢丝绳和撬筒派上了用场,学清、杨龙、中华将碑首、碑身穿束起来,其中两人一边用撬杠摽住撬筒,另一人用撬杠,插入碑身之下,合力撬动碑身。如此反复再三,他们个个挥汗如雨,边撬边在碑身下填充砖块,或者找来木棒支撑,碑身侧立度一点一点地升高。他们三人用了九牛二虎之力,碑身达到35°左右。天很暗,碑正面什么也看不见。杨龙打着手机灯光,看碑文,说有个 “光”字,难道是光绪年间的碑刻?中华打着手机灯光,发现了碑刻纹饰。中华又用手机给碑文录像,说有个“道”字。哦,没错,清道光时期的。到底是什么碑刻呐,仍然是一头雾水。虽然心里不甘,看到他们付出的艰辛努力,仍然不能弄清碑刻名称,尽管一睹为快的心情十分迫切,但我看到大家已尽了全力,思想上不免有些动摇,今天怕是弄不出个所以然了,干脆收工吧。杨龙看出我的心思说,今天弄不明白碑文是啥内容,馆长回去睡不着觉。我笑了,大家也都笑了。我说你们回去也睡不着觉吧。大家又是笑声一片。这时,杨龙战友打来电话,说是让杨龙请客,杨龙因公务在身,说改日一定请。一会儿,杨龙的电话又响了,家里来客了需要杨龙买些菜,杨龙拜托贤妻张罗了。对于挖掘文物,我们的同志蛮拼的!经过反复撬动、垫砖、清理碑身周边障碍,铆足劲头,终于将碑身侧立起来。大家都激动得打着灯光看碑文,看首行,确定一下碑文名称,文昌会敬惜字纸序碑;看落款,有“大清道光六年岁次丙戌季冬月”字样。
  果然是文昌碑!盛世出“文昌”啊,吉兆!感谢军阳的舅父,是他提供了“文昌”碑刻的信息!感谢军阳的姨父,是他保管了这通有文物价值的碑刻,然后又捐出来,让这通文昌碑在这个伟大的时代重现天日。今年十九大即将召开,这是周口人民向十九大献上的一份礼物。我深信!(周建山)
 
    果然是文昌碑!盛世出“文昌”啊,吉兆!感谢军阳的舅父,是他提供了“文昌”碑刻的信息!感谢军阳的姨父,是他保管了这通有文物价值的碑刻,然后又捐出来,让这通文昌碑在这个伟大的时代重现天日。今年十九大即将召开,这是周口人民向十九大献上的一份礼物。我深信!(周建山)
公元二0一七年,丁酉大吉,五月十九日,周五,晴。川汇区韩营办事处市民韩保山先生的老宅。单位同事梁军阳、杨龙、齐中华、王闯南正在一个12平方米见方的过道内奋力挖掘着什么,是碑刻,清代的,莫非文昌宫碑刻?只有挖出来才能揭晓答案。下午四时一刻许,我和陈学清赶赴挖掘现场。
  说起来还是去年的事,梁军阳去舅父家为舅父祝贺生日,兴许是因为军阳是在博物馆工作的缘故,其舅父不经意间说起,你姨夫(韩保山)家的老宅院里还埋着一通石碑哩。当时,是在翻新房屋发现的,看了碑刻上的内容,大概说的是文昌会,具体内容,因时间太久记不清了,看你们要不要?军阳说,值多钱哩?!姨父说,说啥钱哩,捐啦。军阳上班告诉我此事,我说捐文物是好事啊,请你问一下这通碑刻的来历,了解一下它的出处,早点把它挖出来。军阳说,碑刻在院子,埋藏在门前水泥地坪下,恐怕不好挖,况且姨父也时常不在家,于是挖掘的事也就拖了下来。不知不觉,转眼过了半年。前两天,军阳又说起姨父家老宅碑刻的事,我说给你姨父说说,尽早挖了。军阳的姨母督促姨父说,你咋还不让他们挖哩,都说好要捐了?姨父于是把老宅的钥匙交给了军阳。军阳说,馆长,你看咱啥时候挖?我说,越快越好。天气一天天热起来,我的心情也越发急切。我从事文物工作近三十年,文物保护的意识早已融入血脉,一听说有市民捐文物,就抑制不住兴奋,总盼望着老天爷给个阴凉天,好让我们及早动手挖出那通碑刻。
  上午,天并没有凉快起来,挖文物的心思一直悬在心上。昨天军阳拉上中华先去看了场地,不看不知道,一看让他们多少有些灰心。狭小的空间里铺着水泥地坪,挖着恐怕有些困难。他们二人回馆后,思想上就有了顾虑,一是工程量太大,二是不清楚埋藏物价值如何,万一是没有价值的物品该如何交差。他们的顾虑是多余的,我说不要考虑其他因素,一定得挖。近中午的时候,天气有些半阴半阳,让人感觉有些闷。我说,军阳,你们看啥时候把您姨夫家院里的碑刻挖出来?军阳说,那下午就去!馆长您的一句话,给我们吃了定心丸。我说,好。中午稍作休息,我电联军阳,电话没有接通,兴许是在挖掘现场忙着哩。接着打中华的电话,问你们在现场挖着没?中华说的很兴奋,说馆长碑刻已经漏出来了,听罢我也兴奋不已。带上水,我与学清匆匆赶往现场。到达邦杰公司对面附近的时候,中华正站立路旁迎候我们。碑刻埋藏地点在窄狭的胡同里,不然还真找不到地方哩。曲里拐弯,来到挖掘地点,那环境还真的出乎我的意料,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宽敞。窄狭的12平米的空间里,杨龙正拿着电钻作业,军阳、闯南正轮流清土,挖个不停。碑刻已漏出大半,他们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,只是碑刻漏出的是碑阴,光素无文,这吊足了我们的胃口,想破解谜底的愿望更加迫切。挖掘的进度越来越快,碑刻漏出的面积越来越大,想看究竟的心情越来越急迫。闯南因晚上值夜班临时走了,学清加入进来。
  约莫半小时的光景,碑身几乎行将全部漏出的时候,不觉门外已是狂风大作,大雨骤降。我说刚才还是晴天,碑刻将出,居然下起雨来,莫非感动了苍天?大家齐声称是。军阳接着说,现在回头一想还真有点奇怪,来时阳光甚好,气温很高。杨龙用电钻开始打的时候,总是不顺畅,有种接触不良的感觉,我们都没在意,还开玩笑说,平时电钻用着好好的,怎么今天关键时刻掉链子。又是修开关,又是剥线头,就是找不到原因。就这样凑合着打开一小洞,在笑声中继续工作。天闷热,杨龙还是甩开膀子干了起来。打开一方圆30厘米的小洞时,军阳用撬杠向下插入试探,铿锵一声,说找到了,触手的感觉是一大块板状硬物,应该就是碑刻了。军阳他们带着发现宝物的激动和兴奋,干劲更足了。让人失望的是,大面积打开一看,又是一层水泥地坪。他们再次研究一番,根据实际情况确定挖掘方案,之后继续进行挖掘。大概又下挖20厘米后,再次出现板状硬物,不过有了上次的经历,大家判断都悠着点,不敢确定是不是碑身了。当军阳拿着撬杠再次碰触,多次找点确定,在硬物一侧顺利地把撬杠插下去的时候,他惊喜万分,说找到了,这次可以确定是碑身了。中华说,怎么说碑身呢?军阳说,你看,南边都是硬物,这边一下能插下去,是软土的。顺着这个点向东延伸皆可插入,说明这是碑身的一个边。杨龙说军阳分析的对。奇怪的是当发现碑身的同时,忽然狂风大作,天气转阴似要下雨,闯南在门口说,中华你看,那块砖头就是从楼顶刮下来的。馆长你这一说还真是啊!文昌碑出,对周口市区历史来说是一件大事啊。
  碑阴通体显现出来,碑阳还在下面,碑文反映的是什么内容,需要给碑侧身才能一看究竟。碑体不小,碑身通高2.18米,厚0.18米,在一个窄狭的空间里,有没有得力的工具,要让碑侧立起来断无可能。军阳、杨龙继续清理坑穴边界,学清、中华出去找专业工具或雇佣人员寻求起吊碑刻的办法。现有的工具没办法将其翻转,更不用说将碑身吊起了。军阳、杨龙继续不停地清理着。杨龙、军阳用撬杠奋力撬动碑身,碑身居然可以撬动。这时军阳的手机响了,孩子不舒服,做完治疗,军阳的妈妈和媳妇带着孩在医院门口等一个多小时了。此事要紧,军阳有事也要走了。我说你走了,我们要是发现了金银窖藏,可没你的份啊!大家都笑了。
  足足半小时过去,学清、中华带着钢丝绳和撬筒回来了。据二人讲,老板听说撬筒是用来撬碑的,忌讳,你们别借了,干脆卖给你们算啦。钢丝绳和撬筒派上了用场,学清、杨龙、中华将碑首、碑身穿束起来,其中两人一边用撬杠摽住撬筒,另一人用撬杠,插入碑身之下,合力撬动碑身。如此反复再三,他们个个挥汗如雨,边撬边在碑身下填充砖块,或者找来木棒支撑,碑身侧立度一点一点地升高。他们三人用了九牛二虎之力,碑身达到35°左右。天很暗,碑正面什么也看不见。杨龙打着手机灯光,看碑文,说有个 “光”字,难道是光绪年间的碑刻?中华打着手机灯光,发现了碑刻纹饰。中华又用手机给碑文录像,说有个“道”字。哦,没错,清道光时期的。到底是什么碑刻呐,仍然是一头雾水。虽然心里不甘,看到他们付出的艰辛努力,仍然不能弄清碑刻名称,尽管一睹为快的心情十分迫切,但我看到大家已尽了全力,思想上不免有些动摇,今天怕是弄不出个所以然了,干脆收工吧。杨龙看出我的心思说,今天弄不明白碑文是啥内容,馆长回去睡不着觉。我笑了,大家也都笑了。我说你们回去也睡不着觉吧。大家又是笑声一片。这时,杨龙战友打来电话,说是让杨龙请客,杨龙因公务在身,说改日一定请。一会儿,杨龙的电话又响了,家里来客了需要杨龙买些菜,杨龙拜托贤妻张罗了。对于挖掘文物,我们的同志蛮拼的!经过反复撬动、垫砖、清理碑身周边障碍,铆足劲头,终于将碑身侧立起来。大家都激动得打着灯光看碑文,看首行,确定一下碑文名称,文昌会敬惜字纸序碑;看落款,有“大清道光六年岁次丙戌季冬月”字样。
  果然是文昌碑!盛世出“文昌”啊,吉兆!感谢军阳的舅父,是他提供了“文昌”碑刻的信息!感谢军阳的姨父,是他保管了这通有文物价值的碑刻,然后又捐出来,让这通文昌碑在这个伟大的时代重现天日。今年十九大即将召开,这是周口人民向十九大献上的一份礼物。我深信!(周建山)
 
    说起来还是去年的事,梁军阳去舅父家为舅父祝贺生日,兴许是因为军阳是在博物馆工作的缘故,其舅父不经意间说起,你姨夫(韩保山)家的老宅院里还埋着一通石碑哩。当时,是在翻新房屋发现的,看了碑刻上的内容,大概说的是文昌会,具体内容,因时间太久记不清了,看你们要不要?军阳说,值多钱哩?!姨父说,说啥钱哩,捐啦。军阳上班告诉我此事,我说捐文物是好事啊,请你问一下这通碑刻的来历,了解一下它的出处,早点把它挖出来。军阳说,碑刻在院子,埋藏在门前水泥地坪下,恐怕不好挖,况且姨父也时常不在家,于是挖掘的事也就拖了下来。不知不觉,转眼过了半年。前两天,军阳又说起姨父家老宅碑刻的事,我说给你姨父说说,尽早挖了。军阳的姨母督促姨父说,你咋还不让他们挖哩,都说好要捐了?姨父于是把老宅的钥匙交给了军阳。军阳说,馆长,你看咱啥时候挖?我说,越快越好。天气一天天热起来,我的心情也越发急切。我从事文物工作近三十年,文物保护的意识早已融入血脉,一听说有市民捐文物,就抑制不住兴奋,总盼望着老天爷给个阴凉天,好让我们及早动手挖出那通碑刻。
    上午,天并没有凉快起来,挖文物的心思一直悬在心上。昨天军阳拉上中华先去看了场地,不看不知道,一看让他们多少有些灰心。狭小的空间里铺着水泥地坪,挖着恐怕有些困难。他们二人回馆后,思想上就有了顾虑,一是工程量太大,二是不清楚埋藏物价值如何,万一是没有价值的物品该如何交差。他们的顾虑是多余的,我说不要考虑其他因素,一定得挖。近中午的时候,天气有些半阴半阳,让人感觉有些闷。我说,军阳,你们看啥时候把您姨夫家院里的碑刻挖出来?军阳说,那下午就去!馆长您的一句话,给我们吃了定心丸。我说,好。中午稍作休息,我电联军阳,电话没有接通,兴许是在挖掘现场忙着哩。接着打中华的电话,问你们在现场挖着没?中华说的很兴奋,说馆长碑刻已经漏出来了,听罢我也兴奋不已。带上水,我与学清匆匆赶往现场。到达邦杰公司对面附近的时候,中华正站立路旁迎候我们。碑刻埋藏地点在窄狭的胡同里,不然还真找不到地方哩。曲里拐弯,来到挖掘地点,那环境还真的出乎我的意料,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宽敞。窄狭的12平米的空间里,杨龙正拿着电钻作业,军阳、闯南正轮流清土,挖个不停。碑刻已漏出大半,他们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,只是碑刻漏出的是碑阴,光素无文,这吊足了我们的胃口,想破解谜底的愿望更加迫切。挖掘的进度越来越快,碑刻漏出的面积越来越大,想看究竟的心情越来越急迫。闯南因晚上值夜班临时走了,学清加入进来。
    约莫半小时的光景,碑身几乎行将全部漏出的时候,不觉门外已是狂风大作,大雨骤降。我说刚才还是晴天,碑刻将出,居然下起雨来,莫非感动了苍天?大家齐声称是。军阳接着说,现在回头一想还真有点奇怪,来时阳光甚好,气温很高。杨龙用电钻开始打的时候,总是不顺畅,有种接触不良的感觉,我们都没在意,还开玩笑说,平时电钻用着好好的,怎么今天关键时刻掉链子。又是修开关,又是剥线头,就是找不到原因。就这样凑合着打开一小洞,在笑声中继续工作。天闷热,杨龙还是甩开膀子干了起来。打开一方圆30厘米的小洞时,军阳用撬杠向下插入试探,铿锵一声,说找到了,触手的感觉是一大块板状硬物,应该就是碑刻了。军阳他们带着发现宝物的激动和兴奋,干劲更足了。让人失望的是,大面积打开一看,又是一层水泥地坪。他们再次研究一番,根据实际情况确定挖掘方案,之后继续进行挖掘。大概又下挖20厘米后,再次出现板状硬物,不过有了上次的经历,大家判断都悠着点,不敢确定是不是碑身了。当军阳拿着撬杠再次碰触,多次找点确定,在硬物一侧顺利地把撬杠插下去的时候,他惊喜万分,说找到了,这次可以确定是碑身了。中华说,怎么说碑身呢?军阳说,你看,南边都是硬物,这边一下能插下去,是软土的。顺着这个点向东延伸皆可插入,说明这是碑身的一个边。杨龙说军阳分析的对。奇怪的是当发现碑身的同时,忽然狂风大作,天气转阴似要下雨,闯南在门口说,中华你看,那块砖头就是从楼顶刮下来的。馆长你这一说还真是啊!文昌碑出,对周口市区历史来说是一件大事啊。
    碑阴通体显现出来,碑阳还在下面,碑文反映的是什么内容,需要给碑侧身才能一看究竟。碑体不小,碑身通高2.18米,厚0.18米,在一个窄狭的空间里,有没有得力的工具,要让碑侧立起来断无可能。军阳、杨龙继续清理坑穴边界,学清、中华出去找专业工具或雇佣人员寻求起吊碑刻的办法。现有的工具没办法将其翻转,更不用说将碑身吊起了。军阳、杨龙继续不停地清理着。杨龙、军阳用撬杠奋力撬动碑身,碑身居然可以撬动。这时军阳的手机响了,孩子不舒服,做完治疗,军阳的妈妈和媳妇带着孩在医院门口等一个多小时了。此事要紧,军阳有事也要走了。我说你走了,我们要是发现了金银窖藏,可没你的份啊!大家都笑了。
    足足半小时过去,学清、中华带着钢丝绳和撬筒回来了。据二人讲,老板听说撬筒是用来撬碑的,忌讳,你们别借了,干脆卖给你们算啦。钢丝绳和撬筒派上了用场,学清、杨龙、中华将碑首、碑身穿束起来,其中两人一边用撬杠摽住撬筒,另一人用撬杠,插入碑身之下,合力撬动碑身。如此反复再三,他们个个挥汗如雨,边撬边在碑身下填充砖块,或者找来木棒支撑,碑身侧立度一点一点地升高。他们三人用了九牛二虎之力,碑身达到35°左右。天很暗,碑正面什么也看不见。杨龙打着手机灯光,看碑文,说有个 “光”字,难道是光绪年间的碑刻?中华打着手机灯光,发现了碑刻纹饰。中华又用手机给碑文录像,说有个“道”字。哦,没错,清道光时期的。到底是什么碑刻呐,仍然是一头雾水。虽然心里不甘,看到他们付出的艰辛努力,仍然不能弄清碑刻名称,尽管一睹为快的心情十分迫切,但我看到大家已尽了全力,思想上不免有些动摇,今天怕是弄不出个所以然了,干脆收工吧。杨龙看出我的心思说,今天弄不明白碑文是啥内容,馆长回去睡不着觉。我笑了,大家也都笑了。我说你们回去也睡不着觉吧。大家又是笑声一片。这时,杨龙战友打来电话,说是让杨龙请客,杨龙因公务在身,说改日一定请。一会儿,杨龙的电话又响了,家里来客了需要杨龙买些菜,杨龙拜托贤妻张罗了。对于挖掘文物,我们的同志蛮拼的!经过反复撬动、垫砖、清理碑身周边障碍,铆足劲头,终于将碑身侧立起来。大家都激动得打着灯光看碑文,看首行,确定一下碑文名称,文昌会敬惜字纸序碑;看落款,有“大清道光六年岁次丙戌季冬月”字样。
    果然是文昌碑!盛世出“文昌”啊,吉兆!感谢军阳的舅父,是他提供了“文昌”碑刻的信息!感谢军阳的姨父,是他保管了这通有文物价值的碑刻,然后又捐出来,让这通文昌碑在这个伟大的时代重现天日。今年十九大即将召开,这是周口人民向十九大献上的一份礼物。我深信!(周建山)
    说起来还是去年的事,梁军阳去舅父家为舅父祝贺生日,兴许是因为军阳是在博物馆工作的缘故,其舅父不经意间说起,你姨夫(韩保山)家的老宅院里还埋着一通石碑哩。当时,是在翻新房屋发现的,看了碑刻上的内容,大概说的是文昌会,具体内容,因时间太久记不清了,看你们要不要?军阳说,值多钱哩?!姨父说,说啥钱哩,捐啦。军阳上班告诉我此事,我说捐文物是好事啊,请你问一下这通碑刻的来历,了解一下它的出处,早点把它挖出来。军阳说,碑刻在院子,埋藏在门前水泥地坪下,恐怕不好挖,况且姨父也时常不在家,于是挖掘的事也就拖了下来。不知不觉,转眼过了半年。前两天,军阳又说起姨父家老宅碑刻的事,我说给你姨父说说,尽早挖了。军阳的姨母督促姨父说,你咋还不让他们挖哩,都说好要捐了?姨父于是把老宅的钥匙交给了军阳。军阳说,馆长,你看咱啥时候挖?我说,越快越好。天气一天天热起来,我的心情也越发急切。我从事文物工作近三十年,文物保护的意识早已融入血脉,一听说有市民捐文物,就抑制不住兴奋,总盼望着老天爷给个阴凉天,好让我们及早动手挖出那通碑刻。
    上午,天并没有凉快起来,挖文物的心思一直悬在心上。昨天军阳拉上中华先去看了场地,不看不知道,一看让他们多少有些灰心。狭小的空间里铺着水泥地坪,挖着恐怕有些困难。他们二人回馆后,思想上就有了顾虑,一是工程量太大,二是不清楚埋藏物价值如何,万一是没有价值的物品该如何交差。他们的顾虑是多余的,我说不要考虑其他因素,一定得挖。近中午的时候,天气有些半阴半阳,让人感觉有些闷。我说,军阳,你们看啥时候把您姨夫家院里的碑刻挖出来?军阳说,那下午就去!馆长您的一句话,给我们吃了定心丸。我说,好。中午稍作休息,我电联军阳,电话没有接通,兴许是在挖掘现场忙着哩。接着打中华的电话,问你们在现场挖着没?中华说的很兴奋,说馆长碑刻已经漏出来了,听罢我也兴奋不已。带上水,我与学清匆匆赶往现场。到达邦杰公司对面附近的时候,中华正站立路旁迎候我们。碑刻埋藏地点在窄狭的胡同里,不然还真找不到地方哩。曲里拐弯,来到挖掘地点,那环境还真的出乎我的意料,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宽敞。窄狭的12平米的空间里,杨龙正拿着电钻作业,军阳、闯南正轮流清土,挖个不停。碑刻已漏出大半,他们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,只是碑刻漏出的是碑阴,光素无文,这吊足了我们的胃口,想破解谜底的愿望更加迫切。挖掘的进度越来越快,碑刻漏出的面积越来越大,想看究竟的心情越来越急迫。闯南因晚上值夜班临时走了,学清加入进来。
    约莫半小时的光景,碑身几乎行将全部漏出的时候,不觉门外已是狂风大作,大雨骤降。我说刚才还是晴天,碑刻将出,居然下起雨来,莫非感动了苍天?大家齐声称是。军阳接着说,现在回头一想还真有点奇怪,来时阳光甚好,气温很高。杨龙用电钻开始打的时候,总是不顺畅,有种接触不良的感觉,我们都没在意,还开玩笑说,平时电钻用着好好的,怎么今天关键时刻掉链子。又是修开关,又是剥线头,就是找不到原因。就这样凑合着打开一小洞,在笑声中继续工作。天闷热,杨龙还是甩开膀子干了起来。打开一方圆30厘米的小洞时,军阳用撬杠向下插入试探,铿锵一声,说找到了,触手的感觉是一大块板状硬物,应该就是碑刻了。军阳他们带着发现宝物的激动和兴奋,干劲更足了。让人失望的是,大面积打开一看,又是一层水泥地坪。他们再次研究一番,根据实际情况确定挖掘方案,之后继续进行挖掘。大概又下挖20厘米后,再次出现板状硬物,不过有了上次的经历,大家判断都悠着点,不敢确定是不是碑身了。当军阳拿着撬杠再次碰触,多次找点确定,在硬物一侧顺利地把撬杠插下去的时候,他惊喜万分,说找到了,这次可以确定是碑身了。中华说,怎么说碑身呢?军阳说,你看,南边都是硬物,这边一下能插下去,是软土的。顺着这个点向东延伸皆可插入,说明这是碑身的一个边。杨龙说军阳分析的对。奇怪的是当发现碑身的同时,忽然狂风大作,天气转阴似要下雨,闯南在门口说,中华你看,那块砖头就是从楼顶刮下来的。馆长你这一说还真是啊!文昌碑出,对周口市区历史来说是一件大事啊。
    碑阴通体显现出来,碑阳还在下面,碑文反映的是什么内容,需要给碑侧身才能一看究竟。碑体不小,碑身通高2.18米,厚0.18米,在一个窄狭的空间里,有没有得力的工具,要让碑侧立起来断无可能。军阳、杨龙继续清理坑穴边界,学清、中华出去找专业工具或雇佣人员寻求起吊碑刻的办法。现有的工具没办法将其翻转,更不用说将碑身吊起了。军阳、杨龙继续不停地清理着。杨龙、军阳用撬杠奋力撬动碑身,碑身居然可以撬动。这时军阳的手机响了,孩子不舒服,做完治疗,军阳的妈妈和媳妇带着孩在医院门口等一个多小时了。此事要紧,军阳有事也要走了。我说你走了,我们要是发现了金银窖藏,可没你的份啊!大家都笑了。
    足足半小时过去,学清、中华带着钢丝绳和撬筒回来了。据二人讲,老板听说撬筒是用来撬碑的,忌讳,你们别借了,干脆卖给你们算啦。钢丝绳和撬筒派上了用场,学清、杨龙、中华将碑首、碑身穿束起来,其中两人一边用撬杠摽住撬筒,另一人用撬杠,插入碑身之下,合力撬动碑身。如此反复再三,他们个个挥汗如雨,边撬边在碑身下填充砖块,或者找来木棒支撑,碑身侧立度一点一点地升高。他们三人用了九牛二虎之力,碑身达到35°左右。天很暗,碑正面什么也看不见。杨龙打着手机灯光,看碑文,说有个 “光”字,难道是光绪年间的碑刻?中华打着手机灯光,发现了碑刻纹饰。中华又用手机给碑文录像,说有个“道”字。哦,没错,清道光时期的。到底是什么碑刻呐,仍然是一头雾水。虽然心里不甘,看到他们付出的艰辛努力,仍然不能弄清碑刻名称,尽管一睹为快的心情十分迫切,但我看到大家已尽了全力,思想上不免有些动摇,今天怕是弄不出个所以然了,干脆收工吧。杨龙看出我的心思说,今天弄不明白碑文是啥内容,馆长回去睡不着觉。我笑了,大家也都笑了。我说你们回去也睡不着觉吧。大家又是笑声一片。这时,杨龙战友打来电话,说是让杨龙请客,杨龙因公务在身,说改日一定请。一会儿,杨龙的电话又响了,家里来客了需要杨龙买些菜,杨龙拜托贤妻张罗了。对于挖掘文物,我们的同志蛮拼的!经过反复撬动、垫砖、清理碑身周边障碍,铆足劲头,终于将碑身侧立起来。大家都激动得打着灯光看碑文,看首行,确定一下碑文名称,文昌会敬惜字纸序碑;看落款,有“大清道光六年岁次丙戌季冬月”字样。
    果然是文昌碑!盛世出“文昌”啊,吉兆!感谢军阳的舅父,是他提供了“文昌”碑刻的信息!感谢军阳的姨父,是他保管了这通有文物价值的碑刻,然后又捐出来,让这通文昌碑在这个伟大的时代重现天日。今年十九大即将召开,这是周口人民向十九大献上的一份礼物。我深信!(周建山)

相关阅读:

图片新闻
追忆捐赠文物的河南农民何刚:19件文物全部交国家 桐丘之上话扶沟
李鸣钟抗战期间二三事 石磨盘:周口农耕文明的见证者
淮阳春来早 ——回乡日记 到周口去……
河南周口:复兴航运黄金水道